?
  楊柘確認出任魅族副總裁,能否讓魅族的高端機夢照進現實?
        6月1日,36氪獨家獲悉魅族迎來新一輪人事任命和架構調整,離它的高端機夢想又近了一步。
在人員任命上,原華為終端CMO,原TCL手機中國區總裁楊柘被正式任命為公司高級副總裁兼魅族公司總參謀,負責魅族事業部市場營銷相關業務及團隊管理,向董事長兼CEO黃章匯報。同樣來自華為的魅族事業部副總裁潘一寬兼任海外營銷部總監,負責海外營銷部相關業務及團隊管理。龍勇為電商業務部高級總監,負責電商業務部相關業務及團隊管理,向 董事長兼 CEO 黃章匯報工作。 
         在組織架構上,新增海外營銷部和電商業務部兩個二級組織,前者全面負責公司產品的海外市場推廣及銷售,加強公司產品在海外的品牌建設,完成公司海外銷售經營目標等。 后者針對魅族官方商城系統開發及推進商城平臺化業務平臺,擴大魅族官網商城影響力,改善魅族線上用戶購物服務體驗, 還負責拓展、維護各電商渠道,提升電商運營效率,降低運營成本。
 
     
     1個月前,魅族科技就發布了一次組織架構調整,成立魅族、魅藍、Flyme事業部。這意味著魅族有了一個更明晰的產品規劃:魅族進攻高端市場,魅藍則負責穩住銷量,兩者目標分別是利潤和規模。同時魅族公司董事長兼CEO黃章回歸,執掌魅族事業部,主導魅族及魅族高端品牌的相關業務。
 
      黃章曾在微博上發布打造“夢想機”的宣言,他的出山說明魅族在高端產品線上邁出了第一步。這次的人事和架構調整,則是第二步。
高端機成為手機廠商機海戰術后的下一個堡壘:華為發布mate 9,售價五千以上,保時捷版走輕奢路線定價上萬;金立年度商務旗艦機M2017定價高達6999,私人訂制鱷魚皮版售價甚至在16999元;主打性價比的小米也發布了售價達五千的小米MIX。
它們轉型背后是千元機將在中國市場越來越難賣的陣痛。移動App市場研究機構Newzoo 2017年4月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去年12月份,2000元以上的手機數量在每月常用機型里的份額首次超過了50%,千元機的市場規模開始收縮至20%以下。
      智能機過渡階段時,價格實惠的千元機成了很多年輕人的首選。但隨著消費升級,消費者愿意花錢去購買一部更有面子和硬件條件更優秀的手機。而且高端市場獲利空間更大,利潤更高,這對魅族實現“連續三年盈利”,主板上市的目標至關重要。然而2016年魅族在高端市場前卻亂了陣腳。
去年4月,魅族試圖以Pro系列作為高端機突破點,由于銷量欠佳,兩個月后,又推出配置相近、價格相仿的MX6取代Pro 6的旗艦位置。2016年末,又發布新旗艦Pro 6s,然而一個月后,Pro 6 Plus不期而至。2016年魅族在開了13場演唱發布會的背景下卻只賣出2200萬臺,未能實現2500萬臺的年度目標。
高端機除了高質量外還具備“高溢價”的特點,即品牌越值錢,產品就能拿到更高的溢價,產品的盈利空間越大。手機廠商們想要進軍高端市場,要在塑造品牌方面花費功夫,魅族急需這位給華為轉型高端機立下戰功的營銷老將,還特意成立電商業務部和海外營銷部為楊柘大展身手保駕護航。
楊柘曾是華為花重金從三星請來的救兵,2014-2015年期間,楊柘負責的P6、P7、P8、Mate 7及Mate S等一系列華為旗艦機均獲得了一定的成功,其中Mate 7被視作華為挺進垂涎已久的高端機市場的轉折,“爵士人生”的品牌定調也為業界津津樂道。
     但是品牌的建立非一日之功,一個低端品牌想在短期內高端化風險很大。楊拓離開華為后,曾加盟TCL,喊出“宛如生活”的口號,揮師高端市場,不過結局慘淡,TCL 950沒能成為第二個Mate 7,楊柘也因為業績不佳被免職。
這樣看來沒有一款好產品,營銷只能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魅族在硬件上被詬病最多的是2016年的機型除Pro 6 Plus外,全部采用了比高通更次的聯發科處理器。好在2017年初魅族和高通和解,高通授予魅族在全球范圍內開發、制造和銷售 CDMA2000、WCDMA 和 4G LTE(包括 “三模” GSM、TD-SCDMA 和 LTE-TDD)終端的付費專利許可。采用高通芯片的魅族手機有可能在2018年面市,剛好迎接魅族15周歲生日。
     楊柘在微博上回應一篇文章時提到“人不能被平臺綁架,而應是一個可以執劍行走職場的人,憑自己的能力去尋找和贏取與自己人生信仰一致的平臺。”“莫非楊柘職業生涯25年-3年華為,那22年我都在等華為成全?”很明顯,楊柘需要再下一城,而魅族想押寶高端機型翻盤,二者能否互相成全在2018年——魅族15周歲時——便初見分曉。


本文轉載至 http://36kr.com/p/5078084.html作者:唐棵
 
?й???????????о???
棋牌评测网哪个好